肆辘。我现在欠了108篇文

是呼噜鸭
辣鸡杂食文手。
高中长~~~~~弧狗
月更选手
安雷 嘉瑞嘉

下雪啦!!!!!!!!!!!!!

今天是纯大雪!!!!!!今年下雪好早!!!!!!!


是梦吧!

还是七七老师手滑了ヾ(༎ຶД༎ຶ)ノ"我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雷】听说下雨天和感冒更配哦

我对剩下的98篇不抱有希望(:>)| ̄|_ @七吞👻纸盒 还是想发出来(〃・̆ ・̆〃) ​​​​

雨伞 #======>

"下雨了"

安迷修拿着一把透明的长柄伞, 站在距离校门口二十米前的教学楼口。外面就是瓢泼大雨,下午这突如其来的雨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连续几天的雨后,太阳给了所有人放晴的错觉。

"安迷修,你怎么还不走。"

没有什么感情浮动的话,一定出自格瑞之口。

"啊,格瑞。"安迷修回头,果不其然,"我在等人"

他举了下手中的伞。格瑞点头示意,撑开自己的绿伞,进到雨里。

安迷修想着,也就这样古怪的人才会喜欢绿色,记得带伞吧。就像他一样。古怪的,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安迷修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也有些"古怪",上课睡觉却考的比安迷修好,明明脾气很臭却有迷妹追随。打架逃课违反校规的常犯,是安迷修最不愿接近的人。

可是有这个人却能让安迷修包容这些缺点,就是有这个人,让他着迷。

安迷修想找出来他吸引人的原因,却是越陷越深,像是走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想要出去,只能从入口出去,却是要从没见过他,安迷修也不愿意,在里面兜兜转转的倒是把这个人的习惯熟悉了一遍。

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安迷修不可能他在一起,因为他是他。

"干嘛愣着,放学不走啊。"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走过来了,手上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带,当然包括伞。

"雨挺大的,本来打算小一点再走。"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伞,这把伞没有很大,却能安稳挡住一个人不淋雨。

雷狮的伞很花,很酷炫,但是因为前几天的太阳让他待在家里休息了。俗话说得好,书到用时方恨少,伞到用时放恨在家里。雷狮不讨厌下雨,却是讨厌淋雨,淋雨不是问题,感冒却又是另一个问题。何况明天要和年一打比赛,他不想失了状态。

"雨是一会半会停不了,不如直接回去。走了。"

"你带伞了?"安迷修听到这直接的告别有点失望。

"废话,那你搭我一程。到车站。"雷狮只觉得脑袋疼,安迷修是眼瞎还是耳聋,哪里看出来自己像是有伞的样子。有伞搭,那就不用麻烦家里接,坐坐好久没坐过的公交也不赖。

安迷修笑了笑,撑开伞,雷狮高些,从钻进伞下,两人肩膀碰肩膀的往车站走。

安迷修能感觉到自己靠近伞中间那个耳朵热的发烫,就像这把微微倾斜的伞,被他紧张的汗捂热。

车站到学校的路很短,但是安迷修觉得走了一年。

他是他,他是雷狮。他不可能喜欢我,我也不该喜欢他。

车刚好停在车站,雷狮踏上车,回头想说什么的样子,只停顿了一秒就上了车。

安迷修目送他离开,再默默往家那里走。伞没再撑开,他只淋着雨,往家的方向慢慢走,混杂了泪水的雨水从脸上滑落在地上绽开。

他需要冷静一下。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对于安迷修来说,在他离开这个城市前接触他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恨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和机会永远和他在一起。

雷狮知道安迷修喜欢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也是。

也许当两个人都清楚对方的心意的时候,坦白是最难的。

他没办法做到拒绝安迷修想和他一起回去的眼神,他没办法做到不在伞下故作无意碰到他的肩膀再分开,甚至手不知道怎么放,插在兜里又紧紧抓着到出一层薄汗。

也许安迷修不知道,但是雷狮知道。他撑伞的手在颤抖,他总是在紧张的时候抿嘴,安迷修的父母并非不同意,是雷狮自己不愿意耽误他。

但是雷狮看到安迷修淋雨回家的时候,心惴惴不安,等他下车狗往安迷修回家的方向跑,安迷修脸已经烧红了。

"你别告诉我几天的雨你都没撑伞。"雷狮抓住安迷修的肩膀,额头靠在他的头上。

离安迷修家不远的小公园,唯一淋不到雨的地方在滑梯下。雷狮很容易找到缩在那里的安迷修。撑开伞到安迷修到家,一路无言。

"抱歉,让你担心了。"安迷修抿了下嘴,靠在家里熟悉的沙发椅上满脸歉意的看着雷狮。但是雷狮明显对他的回答不满意。

"对你自己的身体说抱歉吧,平常也没见你生过什么病。"

雷狮看他呆滞的样子,不满道:"你是不是生病了就脑回路不够?还是春天恋爱了,安同学看上哪个女孩子了?""我看上你了。"安迷修突然直勾勾看着雷狮面无表情的说。

"烧坏了。"

"我很好。"

"病人都说自己没病。"

"是真的。"安迷修想了想,"对不起。"

"果然病了,都语无伦次了。"雷狮笑了笑,翻出感冒药让安迷修吃下去。安迷修只觉得不清醒,脑袋昏昏沉沉的,没有办法呼吸,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有一层雾的样子。

雷狮看着他呆呆的样子觉得他莫名有些可爱,但是不配合吃药这让他有点烦躁。

"啧。"

他含住胶囊喝了一口水,模仿电视剧的套路抬起安迷修的下巴,捏着他的脸顺势把药渡到安迷修的嘴里,也不管药有没有进到安迷修喉咙里,早早拉开距离,咳嗽了起来。

“该死……”

直到呼吸不顺畅,安迷修才肯放开雷狮。

"你真的发烧啊,我是谁!?"雷狮憋红了脸,气恼地问他。

"是发烧了,对你发烧。"安迷修欣喜地意识到雷狮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继而变本加厉地靠着他的肩胛骨,喃喃道:"雷狮……""诶行了别腻歪了。"雷狮眼神安迷修看不见,但是声音听起来很嫌弃自己,抬起头看到他带笑的眸子,又瘫在他身上蹭着。

"早。"

"嗯。"

"你的腰……"

"闭嘴。"

"我……"

"安迷修,转学的事,别怕。我和你一起。"

安迷修愣愣的站在原地,雷狮早就慢悠悠地移到位置上。

就好像昨天晚上安迷修对雷狮说的,"别怕。我在。"

"腰,要晚上我给你揉揉吗?"

                                    ——end——

后续

雷狮后悔答应揉腰的事了。第二天更疼了。

安迷修发呆了一早上被同桌格瑞直接拍背才反应过来老师在提问。

没了。

我删了内容(:>)| ̄|_

嘉瑞本《谈恋爱就是三短一长选一长》正式本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渴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的!!!!!

风照杏:

此条说说转发抽奖!!


转发抽奖!!


转发抽奖!!







刊名:《谈恋爱就是三短一长》


原作:凹凸世界


cp:嘉瑞


类型:现代生师AU




作者:起风


字数:9w+


插图画手: @咖嘿店里啡啡啡 


明信片画手: @yuu 


封设/校对/排版: @三只喵工作室 


单独售价:48r




收录:


三短一长全文完结


凯莉的邮件


番外1 久别生情


番外2 一件小事




在线阅读链接:谈恋爱就是三短一长选一长




 



随书赠送明信片一张!





特典:《配合出演》


cp:嘉瑞


类型:现代演员AU


字数:1w


特典文手:起风


封设/排版:@棉泡泡昏古起 


单独售价:22r




在线阅读:配合出演·上    




 



特别打包:本刊+特典:58r






预售日期:8.30-9.15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5edc1debfA7AZ3&id=576158354587

   



请勿家长代拍!!




最重要的一点,此条说说转发抽奖!


转发抽奖!


转发抽奖!


重说三!希望大家帮忙扩散一下,从里面抽出三个小伙伴送书或者小猪佩奇(是的我忍痛卖猪了)_(:з」∠)_




总算是赶在开学前了,对得起江东父老呜呜呜




诸位晚好,这里是起风!









我我我画的不好。。。雪雪七夕快乐鸭!(੭*。•o•。)੭♡ @流原雪

【安雷100篇】①苏打棒冰

我发誓这是我借来的肝。本人已经去世了。
给七七的甜安雷100篇,她太好了我没法拒绝1551
  @彡齊爾釋乂👻楍髭準鵯眾

no.1

“把棒冰还我!”
“不给~”
安迷修看着雷狮手上只剩下一半的苏打棒冰,这明显是被咬过好几口的冰棍。他抿着嘴看着棒冰水顺着雷狮的手心流下,这个讨厌的家伙也不擦擦,还一口咬下冰棒,口齿不清还挑衅的冲着安迷修笑着,“我吃完了,你没有了!”
安迷修一把抹去脸上流下的汗,看着面前的棒冰瞬间只剩下棍子,咽下了一口气,低声吼向雷狮------
“雷狮!!!!!”

知了不停歇的喊叫,宣告了夏天真的来临,也提醒着这届高考生的处境。
“聒噪。”
教室里的老旧空调还在努力的工作,但是坐在窗边的人依旧感到了炎热,耳边知了叫声也依旧清晰,甩掉手上的笔,雷狮翘起了二郎腿手交叠的托着下巴,环顾着安静的教室,窗外树冠遮挡住了太阳的灼热,再远处的草坪草尖有些被烤的焦黄。视线回到黑板,大大的倒计时被涂上花里胡哨的装饰。

“热死了,去小卖部吧。”
小卖部是全校空调最足的地方,在夏天简直就是奢侈的存在。进小店买一根冰棍蹭会空调,是雷狮最常干的事。
“没有苏打棒冰?”
拉开冰柜没有感到冷气扑面而来,随意挑了一根棒冰付了钱就坐在靠窗的排桌前坐下。
看着人来来往往,不知停歇的往前走去,在大太阳底下移动着,看起来行色匆匆,都在为着不久的高考做准备。倒是少了那些时刻小心翼翼保持安全距离的双身者。
或忙碌或迷惘的走过雷狮面前。

像他这样悠闲的,这届还没有几个,不过流传着前一届保持学校最好成绩的学神,比雷狮还优秀的上届年级第一----安迷修。
听到这个传闻的雷狮不屑的笑笑,他就是冲着安迷修来的这老校区,发誓打破安迷修留下的成绩记录,到他上的A大,找他算账!

安迷修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连打几个喷嚏。教授关心的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没什么,大概是我家里人记挂着我。”
天天记挂自己的也就那个傻瓜了。安迷修想着,笑着继续帮教授整理资料。

雷狮天天想着找安迷修报仇他是知道的,这件事还要追溯到好几年前,雷狮搬来他家旁边成了他的邻居。那时的他,穿着校服脸上贴着创口贴,脸鼓成了一个包子。
安迷修认得那校服,是他刚毕业的Y校校服。
开口的是雷狮妈妈,一个年轻女人,她弯下腰,揉揉他的头发。
“你好,小邻居~”

雷狮总是很喜欢揉自己头发,和他母亲一样,其理由是手感很好。
但事实安迷修的同学一直以来都觉得他毛发旺盛还攻击性高。再温柔的样子也没有一个小姐过来聊天是安迷修的痛。
一定是头发的错。

两个人的关系因为临近日益变得亲密,安迷修总是一边监督雷狮完成作业一边帮他处理伤口。
夏天里安迷修的家总是热气腾腾没有空调作伴,偏偏雷狮家里没人。无奈在安迷修家借衣服和安迷修共枕的情况时常发生。
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的结果就是大半夜起来吃冰棍降温。

“给,苏打棒冰。”

普通的棒冰给了少年一个新奇的体验,淡淡的苏打味道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午休起来一根棒冰是规定,雷狮意外的收获了半根棒冰,在他得意的晃着棍子,嘴里被冰的说不出话时,安迷修一把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压倒在凉席上,做出了两人一辈子忘不掉的举动。
安迷修嘴中夺冰。顺利的把雷狮嘴里那一块没化的冰块顺回自己嘴里。
反而看着雷狮得意的吞下,稍稍贪恋着淡淡的混合味道。

“安迷修!!!!!!!”
雷狮并没有因为那一半苏打冰凉快一点,反而对这意外的事件感到烦躁的热。

安迷修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晚饭雷狮抢食带给他的愤怒眼神。

安迷修想想就好笑,那个时候的自己到底怎么想的,换做现在的雷狮,他怕是命不久矣。

夏日的黄昏极美,太阳的光辉一圈一圈晕染大片天空,安迷修拎着画着彩虹小马的保温袋,他没有看手机的习惯,目光一直没有离开H校门口,大学生站在高三学生里面并没凸显出身高,反而比刚出来的学生矮了一些。他一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背包斜挂在肩上,看起来比其他学生的包轻很多,校服也没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抬头往四处张望后直走向安迷修。越走越快最后不顾旁人好奇目光跑起来。
安迷修也张开手臂,等着来人扑向自己,踉跄一下抱住了他。

“雷狮,我帮你买了棒冰。苏打味的。”
他举起手中微微放冷气的袋子。可是雷狮没有松开手,反而凑到安迷修脖子边。
安迷修感受到了说话喷出的热气。脖子红了一片直到耳根。
他说,
“我更喜欢你的味道。”

end.
好我还有99篇文。⁽⁽◝( ˙ ꒳ ˙ )◜⁾⁾

                                                          by 呼噜

骚气的置顶!

一年之内100篇甜甜安雷酱!不写完不改置顶!!
七七有这---------------么好以至于我无法拒绝她(`・ω・´)

HB to绷er

绷er要的师生趴!
我很努力肝文! @✡ok绷≠创口贴✝
前天贺文混更

回答
1.0
“雷狮,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这是728次班主任把校霸雷狮叫去办公室了。这728次几乎是一天三次起步积累下来的。不包括去办公室交作业,光因为上课捣乱就有个大概500次。
这次大概也是因为上数学课睡觉顺便被叫醒的时候读了篇英语课文。全班同学看着这大佬大摇大摆跟着班主任安迷修出了教室门都长舒了一口气。天知道为什么新来了一个班主任之后这学霸就变成了校霸?!关键雷狮这样也可以保持着第四的成绩!?
大佬的世界我不懂。

“雷狮。”
“干嘛呢安迷修。”
“…叫我安老师”
“安老师有什么事吗没事我走了反正你知道我不会听的对吧邻居哥哥。”
“……”
这班主任安迷修当的真是委屈。新官上任怎么就碰到了个校霸,还是他邻居!?从小认识的邻居弟弟妹妹居然成了自己学生。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雷狮是这个学校的。想想还不如听爸妈的在大学教书呢。高中小鬼真难懂。
看见他。雷狮就没有收敛过,仗着自己成绩好,班主任不请家长不骂人就无法无天的捣乱课堂。被叫到办公室一句邻居安哥哥免掉所有错误和处分。
“安迷修,你不能因为这层关系就放纵雷狮影响其他学生。”
“抱歉,格瑞。我也没想到他会带动嘉德罗斯……”
“上课了安迷修。下节你的课。”
格瑞见雷狮再一次毫发无损走出办公室。多嘴了一句,毕竟是老同学,他看得出来安迷修心里那点点潜浮出表面的感情。但是看起来安迷修因为和雷狮的对话混乱了自己的思绪。直言说出雷狮闯出的大祸之前阻止了他。
惨不忍睹。
安迷修知道自己进班会看到什么,但是他没想到在半路上厕所附近。看见雷狮和嘉德罗斯差点和别的班级打起来。雷狮直接抓起那个挑事人的头往墙上撞。
以头抢地。
结局虽然是那些人这样对两个冲动的家伙道歉。但是安迷修觉得没这么简单。嘉德罗斯和雷狮的性格,怎么会去理睬他们心中縡渣一样存在的人。这么巧被自己看见。
但是安迷修是永远想不通的。在雷狮自己向班主任说前,向安迷修说前。他永远不知道雷狮心里在想什么。
他在想这个老师是个木头吧?
“喂嘉德罗斯,看起来平分秋色?”
“渣渣别得意,你等着请客吧!”
这节课干嘛?睡觉吧。

又睡觉。
安迷修放下语文课本,全班人看着他走到最后一排雷狮的位置,敲了敲他的课桌,妄图叫醒雷狮。
“雷狮这个问题你回答一下。”
这小祖宗终于醒了。他叹口气指着黑板上的文言题目,明显是个未讲的难点,雷狮却笑笑。
准确的是,他眨眨眼,对准了刚睡醒留下的模糊焦距。脑子一片空白的微微嘟起嘴,转而笑笑,目不斜视的对着安迷修的眼睛。
“答案很长,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你准备要听了吗?”

2.0
“嘉德罗斯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格瑞这么说着,把嘉德罗斯带到了办公室。
“雷狮和你有什么赌局?”
“你怎么张口问雷狮啊,格瑞。站在你面前的可是我。”

安迷修从格瑞打听到的一点信息中终于找到了雷狮长年累月如此对待自己的理由。
无法回应他的感情。
“你在担心什么?”

安迷修已经请了三天病假了。语文课由一个带着眼镜的老师代课,理由是发烧。
雷狮没太在意,这个老师看起来好欺负也就没怎么捣乱。反而安迷修从小习武,上课带病坚持不缺勤的这个人罕见的请了假。连续三天?
真是够了。

安迷修躺在床上,发烧醒来的感觉不好受,医生说是压力过大加上连续熬夜缺少运动的结果。安迷修没法,不能传染给学生,也顺便让自己冷静一下。
上次雷狮睡醒后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安迷修慌了神,他尴尬的说出了答案请雷狮坐下继续上课,感受到雷狮焦灼的视线没离开过自己,没人捣乱也没人说话,压抑的上完了一节课。仓皇回到办公室,沉默寡言的少了他永久佩戴的标准危险,看上去更有些冷酷。
凯莉打包票这个样子的安迷修会更吸引女孩子。但他不需要了。

“叮咚~”
清脆响亮的铃声促使安迷修起床,感受了片刻眩晕后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见一个傲气的背影。
“雷狮你怎么来了?又逃课?”
“我饿了安哥哥。”
怎么回事难得的撒娇?
一顿午饭在沉默中解决。
“这个茄子太烂了。”
“嗯。”
“这个牛肉老了。”
“抱歉。”
安迷修洗好碗雷狮还是坐在那个吃饭的位置上。
“雷狮你得回去上课,我送你吧这样逃课不行……”
“喂安迷修,你的骑士道是不是过了点。”
“什么”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毕竟代价很大。
“谢谢你的微笑 曾经慌乱过我的年华。”

安迷修看着他开门留下一个破碎的笑脸。门外传来下楼的声音。
他愣在原地,被听到了啊……
格瑞这么问回办公室的他
“你在担心什么?”
“说出来的代价太大了。”
“什么?”
“他只是高中,是个受小姐们爱慕的人。
“我就。。”
“告诉别人出柜没什么不好的安迷修。”
“他不能。我这会害了他。”

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无脑事件安迷修重新思考了起来。
自己喜欢比自己小几岁的帅气学生怎么办?

3.0
“雷狮,有空来我办公室一下。”

“怎么了安老师。”
“真拿你没办法。”
“什么?”
他笑了,和平常的标准微笑不同,他半眯起了眼,咧起嘴角的样子,看的雷狮移不开眼。
“你想说什么……?别笑了,好蠢。”
“我斗不过你啊”

因为我爱你,所以永远斗不过你。
“雷狮,有句话汤显祖说过。”
“你语文抽查?汤显祖怎么了?”
“他说情不知所起…”
那样子看着雷狮想在请求什么,雷狮望着他温柔的眸子,仰起头,说出了允诺这一生的回答
“一往情深。”

end...

呼噜最后瞎逼逼几句:这些话我找了好久!!感觉没有清楚表示?意识流的感觉?不管怎么样!绷er生日快乐!!撒花 ٩(๑❛ᴗ❛๑)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