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辘。我现在欠了109篇文

是呼噜鸭
辣鸡杂食文手。
高中长~~~~~弧狗
月更选手
安雷 嘉瑞嘉

『朋友』

给阮er的甜甜安雷酱!祝贺解放!!
是阮er要的幼安雷。!
想看的话↓请

雷狮坐在秋千上,双臂绕过秋千链条,双腿悬空的晃啊晃,阳光打在他裸露在外的大腿上,低着头挡住阳光的同时也挡住了某些人的视线。
这秋千坐的并不舒服,它已经年过半百,被雷狮轻轻摇晃出微弱吱嘎声音,他知道有人一直在看着他,也知道这个人一直默默帮着他,帮他干什么?雷狮想着就小声的哼了一声。
多管闲事。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熟悉的声音,这声音经常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或者是在哪里出现,大喊一声住手。现在这个声音的主人坐在了他旁边锈迹斑斑的秋千上。
啊,这家伙站起来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裤子染上了不少掉了的油漆片。
------一定很好笑!
他就因为教训了几个鶸,被幼儿园的人远离而已,可是他雷狮可不需要弱者的同行,这个安迷修又是想干什么。
“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玩。。”
啊这家伙还没死心。
“我?我不喜欢和鶸待在一起,你也别离我那么近!”说着那个少年的呆毛也快戳到自己脸上了,他抬起头斜着角度看着自己的脸,雷狮看到他的眼睛是漂亮的莹绿色,一时间没有反手推开他,呆呆地看着他,也让安迷修看自己看了个够。
“你的眼睛好漂亮,紫色的,我还能看见星星呢!好神奇!”少年笑起来是眯着眼的,露出牙齿,雷狮甚至觉得他的呆毛在摇晃着,看起来傻傻的。
但是,很可爱。
“啊是太热了吗?你脸有点红欸!”
“是。。是又怎么样!”
雷狮惊恐的看着对方的手快要触碰到自己的脸,慌张的拨开他的手。
“你想干什么啊!!!”
注意到这边情况的老师像是想过来看看,雷狮正想找个借口让老师带走他,却被一只手牵住,愣愣的看着安迷修罪恶的手揉起了雷狮的头发,还感慨道:“只是摸下头发而已啦。。你头发好软哦”
老师看着只是孩子之间的友好打闹,继续晒着太阳看着手机。
雷狮这下是真的愣了。安迷修只是笑着揉着他的头发,然后迷迷糊糊在感到脑里只有空白时,听见一个声音传来
“我们做朋友好吗?”
安迷修是被师傅收养的,那时候的他本应该上幼一了,但是却错过了那个时间,因此比同班的人要大一些,包括心理年龄。
雷狮转入他的班是幼三的时候了,他站在教室前,一脸不屑的样子,明明穿着很适合他的园服,扎着几乎到小腿的头巾,闭着眼看起来不在乎一切,然后………
他睁眼的时候,安迷修看到了一片紫色的星海……
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却还是会教训那几个在班里偷偷欺负女孩的恶霸,也会在荡秋千的时候露出落寞的神情……
小骑士喜欢他,决定要保护他,让老师接受他。师傅教他背过的三字经,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他笑着对这个被老师看作恶党的正义的伙伴说道,
“我们做朋友吧?”
朋友是第一步,下一步-----!
“真是搞不懂你这个人在想什么!”
雷狮嘟着嘴,又一次拨开他的手,把眼睛撇到另一边,嘟囔着
“对了你衣服已经粘上油漆了哦。”
“欸?!你不早说!”
“你自己傻要坐过来的!笨蛋骑士!”
这下老师真的走过来,把两个人从滚成一团的状态撕扯分开。
但是老师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为什么相视而笑。
大概是朋友之间的默契吧

fin.

这个给阮可爱的文!从高考延迟到了中考结束我对不起你!我写甜甜安雷酱就没什么逻辑了!!看起来应该是低水平的。。。(´゚ω゚`)
                                                                    by呼噜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