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辘。我现在欠了109篇文

是呼噜鸭
辣鸡杂食文手。
高中长~~~~~弧狗
月更选手
安雷 嘉瑞嘉

【安雷100篇】①苏打棒冰

我发誓这是我借来的肝。本人已经去世了。
给七七的甜安雷100篇,她太好了我没法拒绝1551
  @彡齊爾釋乂👻楍髭準鵯眾

no.1

“把棒冰还我!”
“不给~”
安迷修看着雷狮手上只剩下一半的苏打棒冰,这明显是被咬过好几口的冰棍。他抿着嘴看着棒冰水顺着雷狮的手心流下,这个讨厌的家伙也不擦擦,还一口咬下冰棒,口齿不清还挑衅的冲着安迷修笑着,“我吃完了,你没有了!”
安迷修一把抹去脸上流下的汗,看着面前的棒冰瞬间只剩下棍子,咽下了一口气,低声吼向雷狮------
“雷狮!!!!!”

知了不停歇的喊叫,宣告了夏天真的来临,也提醒着这届高考生的处境。
“聒噪。”
教室里的老旧空调还在努力的工作,但是坐在窗边的人依旧感到了炎热,耳边知了叫声也依旧清晰,甩掉手上的笔,雷狮翘起了二郎腿手交叠的托着下巴,环顾着安静的教室,窗外树冠遮挡住了太阳的灼热,再远处的草坪草尖有些被烤的焦黄。视线回到黑板,大大的倒计时被涂上花里胡哨的装饰。

“热死了,去小卖部吧。”
小卖部是全校空调最足的地方,在夏天简直就是奢侈的存在。进小店买一根冰棍蹭会空调,是雷狮最常干的事。
“没有苏打棒冰?”
拉开冰柜没有感到冷气扑面而来,随意挑了一根棒冰付了钱就坐在靠窗的排桌前坐下。
看着人来来往往,不知停歇的往前走去,在大太阳底下移动着,看起来行色匆匆,都在为着不久的高考做准备。倒是少了那些时刻小心翼翼保持安全距离的双身者。
或忙碌或迷惘的走过雷狮面前。

像他这样悠闲的,这届还没有几个,不过流传着前一届保持学校最好成绩的学神,比雷狮还优秀的上届年级第一----安迷修。
听到这个传闻的雷狮不屑的笑笑,他就是冲着安迷修来的这老校区,发誓打破安迷修留下的成绩记录,到他上的A大,找他算账!

安迷修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连打几个喷嚏。教授关心的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没什么,大概是我家里人记挂着我。”
天天记挂自己的也就那个傻瓜了。安迷修想着,笑着继续帮教授整理资料。

雷狮天天想着找安迷修报仇他是知道的,这件事还要追溯到好几年前,雷狮搬来他家旁边成了他的邻居。那时的他,穿着校服脸上贴着创口贴,脸鼓成了一个包子。
安迷修认得那校服,是他刚毕业的Y校校服。
开口的是雷狮妈妈,一个年轻女人,她弯下腰,揉揉他的头发。
“你好,小邻居~”

雷狮总是很喜欢揉自己头发,和他母亲一样,其理由是手感很好。
但事实安迷修的同学一直以来都觉得他毛发旺盛还攻击性高。再温柔的样子也没有一个小姐过来聊天是安迷修的痛。
一定是头发的错。

两个人的关系因为临近日益变得亲密,安迷修总是一边监督雷狮完成作业一边帮他处理伤口。
夏天里安迷修的家总是热气腾腾没有空调作伴,偏偏雷狮家里没人。无奈在安迷修家借衣服和安迷修共枕的情况时常发生。
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的结果就是大半夜起来吃冰棍降温。

“给,苏打棒冰。”

普通的棒冰给了少年一个新奇的体验,淡淡的苏打味道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午休起来一根棒冰是规定,雷狮意外的收获了半根棒冰,在他得意的晃着棍子,嘴里被冰的说不出话时,安迷修一把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压倒在凉席上,做出了两人一辈子忘不掉的举动。
安迷修嘴中夺冰。顺利的把雷狮嘴里那一块没化的冰块顺回自己嘴里。
反而看着雷狮得意的吞下,稍稍贪恋着淡淡的混合味道。

“安迷修!!!!!!!”
雷狮并没有因为那一半苏打冰凉快一点,反而对这意外的事件感到烦躁的热。

安迷修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晚饭雷狮抢食带给他的愤怒眼神。

安迷修想想就好笑,那个时候的自己到底怎么想的,换做现在的雷狮,他怕是命不久矣。

夏日的黄昏极美,太阳的光辉一圈一圈晕染大片天空,安迷修拎着画着彩虹小马的保温袋,他没有看手机的习惯,目光一直没有离开H校门口,大学生站在高三学生里面并没凸显出身高,反而比刚出来的学生矮了一些。他一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背包斜挂在肩上,看起来比其他学生的包轻很多,校服也没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抬头往四处张望后直走向安迷修。越走越快最后不顾旁人好奇目光跑起来。
安迷修也张开手臂,等着来人扑向自己,踉跄一下抱住了他。

“雷狮,我帮你买了棒冰。苏打味的。”
他举起手中微微放冷气的袋子。可是雷狮没有松开手,反而凑到安迷修脖子边。
安迷修感受到了说话喷出的热气。脖子红了一片直到耳根。
他说,
“我更喜欢你的味道。”

end.
好我还有99篇文。⁽⁽◝( ˙ ꒳ ˙ )◜⁾⁾

                                                          by 呼噜

评论(3)

热度(43)